浅梦~

愿我一生欢喜,不为世俗所及。

追梦者【PM智】

番外篇     阿尔宙斯&小智


——我从未惧怕过这虚无的空间,但自从和你相遇,我才发现,这虚无的世界,原来寂静的如此可怕。



阿尔宙斯,被人类誉为创世神,在传说中也好,在人类认知中也好,他好像从来都是神圣的存在,不可冒犯,不可靠近,但又令人觊觎。

但没人知道,即使是身为创世神,他也是一只精灵,他也曾渴望过有朋友,有同伴的存在。

世界是虚无的,即使拥有无尽的力量和时间,却也无法实现他真正想要的东西。

所以,那时,他因一时的渴望,纵容了自己,怀着对人类世界的期待,去寻找可以真心相待的朋友,去体会彼此共同努力的心情,但他却忘了,他的力量,从来都是被人觊觎着的,却忘了,他其实很难拥有真正的平等相待的羁绊或许那时候是有过的,但终究还是不同。

说起来,是什么时候注意起那个孩子的呢?

是他们穿越时空来救自己的时候,还是见到那个男孩的时候,冥冥之中的熟悉感,他不知这股感觉来自哪里,他只记得在见到那个笑容的那一刻,他的恨,他的愤怒,都缓缓的消散在他的笑容里面,耳边,眼里,心里,只剩下男孩的声音和笑容。

【阿尔宙斯,我叫小智,这是我的搭档皮卡丘。】

很奇怪不是吗?

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却好像是隔着遥远时空的重逢。

后来,等他回到原本的时空,等记忆慢慢回笼,他才明白,有一些遇见,即使迟到了那么久,即使相隔了时间和空间,也终究会在命轮下交汇重逢,就像他们一样。



跟男孩告别,在遥远的地方看着他离去,尽管他知道自己无法像其他的精灵那般,待在喜欢的人类身边,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,尤其是后面看着小智和其他精灵的相处,看到小智的家,再看看自己住的地方,越发的感到嫌弃。

像宫殿一样又怎么样,空荡荡的就他一个,看了不知道多少年了,他宁愿沉睡都懒得看。

不像男孩的别墅,又大,又热闹,还能和男孩每天相处,光是看着就让人向往。

可惜他这个身份,终究没法像洛奇亚那家伙一样,借受伤的缘故用力量弄个分身出去,呆在男孩身边修养恢复力量,还能和男孩一起去旅行,去冒险。

尽管心里很唾弃洛奇亚这种作弊的行为,但不得不说,他是真的羡慕了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,阿尔宙斯现在越来越习惯每天从空境里关注男孩的情况。

看着男孩受伤,他会担忧,看着男孩开心的笑容,他也感觉很开心,看着男孩越来越受喜欢,他会感到自豪,看着男孩进步,他心里也越来越期待。

人类有一句话说的没错,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,生活里便会常常出现这个人的身影,就如他现在这般的状态。

身为创世神,阿尔宙斯身上有着撼动整个世界的力量,但对于他来说,这些力量不过是制衡这个世界的存在,于他而言,不过是束缚罢了。

以前只有虚空的时候,他只会让自己陷入沉睡,以此来度过这漫长的时光。

但自从内心有了牵挂,他便不舍得了,他怕他一沉睡,再次醒来,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的光景,他怕这样就再也找不到男孩了。

可是不沉睡,阿尔宙斯就得每天看着这虚无的空间,忍受着心中的思念满溢。



阿尔宙斯以为自己就只能用这样的形式看着男孩成长,看着男孩长大,看着男孩走到生命的尽头。

但他没想到,事情会迎来转机。

许是对创世神的优待,这个时代,世界出现了一个意外,那便是玛夏多。

之前说过了,他本身就是制衡世界的存在,事物都有两面性,如果说他是光和守护的存在,那么玛夏多,便是世界所有恶的集合体,自古以来,他们一直都是相互制衡的存在。

当然,论力量,自然是他要凌驾于所有一切之上。

用个比喻来说,玛夏多相当于是他们寄存所以恶的容器。

如果有一天,他们的内心产生了恶的力量,那么世界便会失衡,会对世界产生重大的影响。

之所以那么说,就是因为他之前被人类欺骗,差点被毁灭那一次,尽管人类还不足以对他造成毁灭性的伤害,但他确实是因此对人类产生了憎恨,这便是世界失衡的开始。

因为自己的影响,玛夏多所在的地方也受到了影响,才会后面发生了那么多事。

不管是羽之石的异变还是玛夏多失去重要之人的憎恨和悲伤。

尽管他们神兽都及时做了弥补,但对世界乃至他们本身都产生了一些伤害。

为了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,他给所有的神兽制定了一个枷锁,不能再轻易的出现在人类的面前。

虽然他们神兽本身便不会轻易出现在人类面前,毕竟他们身上的力量,本来就会引来很多的觊觎,而且就算有,也基本是某些幸运的人类偶然看到的模糊身影罢了。

所以尽管那时阿尔宙斯下了这个规则,他们也并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。

只是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打脸来的如此之快,他们没想到真的会遇到一个一心一意只为他们,没有私心,只有单纯对精灵满满的喜爱的人类出现。

喜欢这个男孩,但又因为规则而无法随时去见男孩,只能按着难得一见在闹事的人类才能见一面的男孩,真的别说心里有多憋屈了。

不过想到创世神也是和他们同样的心情,他们心里也就平衡了一点。

阿尔宙斯他自然是知道这些神兽心里的小九九的,但知道又怎么样,大家都一样,说的好像他就想这样似的。

而事情的转机便在这里,他未曾想到,小智不仅抚平了他内心的憎恨和愤怒,更阴差阳错的抚平了玛夏多内心的伤痕。

让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,让世界暴走的力量逐渐趋于平息,也让他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自由。

既然力量不再受失衡的影响,那么原先定下的规则便能修改,他们多了一点属于自己的自由,去满足自己小小的私心。

当然,某只待了那么久的鱼,也该让他回去了不是……





【PS:内容有些许私设,后面有个剧情彩蛋就在里面,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猜一猜🤭。】






评论(6)

热度(266)

  1.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